Ch1 凛冬将至 - Starry Wish论坛-文字社论坛-日常-Starry Wish论坛

Ch1 凛冬将至

今年的冬天来得比往常来得早了一些。不到十月,气温便已经下降到了十度左右。落叶林里,那些早就掉落的树叶已经化为了腐殖质,与湿润的泥土混在一起,发出一股奇怪的气息。

林间的安静很快被打破了。伴随着纷乱的跑跳声音,一头通体黝黑,长着长长鬃毛的野猪嚎叫着在林间逃窜,身体的每一处肌肉都紧绷着,眼中满是恐惧。在它的左腿上,插着一支没入肌肉的箭。

野猪继续逃窜,以它强有力的肌肉驱动它越过低矮的灌木丛。当它急着越过一处造型奇异的落叶堆时候,它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。还没来得及反应,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声,一根闪着寒光的长矛精自上而下精确地刺进了它的腹部。

野猪发出一连串高亢的嚎叫,那根长矛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。那团奇怪的落叶堆站了起来,露出一个手持锋利短刀的男孩的身影。他像猎犬一样猛地扑向那只还在挣扎的野猪,压在野猪的身上,手起刀落,把刀刃插进那野猪的脖颈。

男孩咕哝着从野猪的尸体上爬起来,抖落全身用于伪装的落叶,把那把刀从野猪的脖颈处抽出,在自己穿着的毛皮斗篷上擦了擦。

“够大的这玩意。”男孩说着看了看野猪的尸体,“估计得——”

 还没等他吐槽完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男孩身后传来。男孩猛地转过头,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野猪仿佛凭空出现一般猛冲而来。男孩惊出一身冷汗,弯腰侧滚闪过,在野猪嚎叫着准备再次飞补而来的时候,男孩已经再次抽出了自己的刀,预备着即将来临的冲击。男孩必须得承认,在那一瞬间他有过些许的动摇,但不论如何,在那野猪的肥硕身躯把他撞翻在地之前,一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箭矢便贯穿了那野兽的头颅,于是那头由肌肉和脂肪所堆积成的怪物便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。

男孩站在那里,看着地上的野猪喘气。他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落叶被踩碎的声响,紧接着脑袋上便挨了一记。他转过头,一个穿着外面附着着金属片的毛皮大衣、背上背着一把金属反曲弓、比他矮一头的女孩正气呼呼地看着他。

“我要跟你说多少遍,铭!”女孩气呼呼地说,“我需要你待在杀伤区内,等待东西过来,而不是跑到一边去看猎物!”

被叫做铭的男孩举起手来抵挡女孩的下一次击打,一边挡一边说:“诶诶,别打了,铃,这俩猪不都死了吗,你别打了——”

铃停下了手,马尾辫在后面晃荡着,一双黑眼睛死死盯着铭。

“再有下次——”

“再也不会啦——”铭双手合十,把头歪向一边。铃想要说什么,却因为身后响起的脚步声欲言又止。三位高大的猎人出现在他们的身后。他们都穿着毛披斗篷,背上背着弓箭,手中拿着尖锐的木质长矛。这些长矛的主题仍是结实的木棍,在末端绑上了尖锐的金属片以供刺杀。但他们身上的弓箭和女孩的比起来,就好似步行与骑马疾驰的差异。

“喔,好了,好了。”为首的男人弯下腰来息事宁人地说,“别怪你哥哥了,铃,他已经很不错了,真的。”

女孩长叹一口气:“钱伯,他都已经这么干过好几次了。哪天真的会出事……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狩猎队的。”

“嘿,说人坏话能不能小点声!”铭在一旁纷愤愤地说。钱伯笑了笑,走过去拍拍铭的肩膀。

“好了吗,好了,把东西拿起来,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

三个高大的猎人很快将两头野猪吊在两根长矛之间,五人沿着丛林中的小径离开。而在他们的上方,一个发光的物体正快速划破外层空间的寂静,留下一道烧灼的痕迹。五人都停了下来,仰头看着那道越过树梢的火光。

“这流星怎么这么亮啊……”

“我们回来了,妈!”铭推开木屋的门,在门外蹭了蹭自己的靴子。木屋并不大,但五脏俱全。后来铭在那些被遗忘的资料中看到古代的蒙古包时,才发觉自己的家就是这样一个基本类似的结构,但远比蒙古包大得多。在屋子正中中噼啪作响的柴火堆,铭和铃的母亲薰正在将动物皮毛缝补起来。看见自己的两个孩子,她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

“回来了,今天怎么样?”

铭把长矛靠在了门口的墙上,铃从背后取下反曲弓,关上门,坐到火旁自己的兄长旁边。“还不错,我们抓了两只野猪。”铃叹了口气,瞟了自己兄长一眼,后者正专注地磨着自己的短刀。

薰看了铃一眼便捕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:“铭儿……你是又惹你妹妹生气了吗?”

听到这话的铭猛地抬起头来,停下了手中的活,脸上的表情有些慌张:“额……就是一点小事啦。没事的。” 看到薰怀疑的眼神之后,他只好支支吾吾地改口:“额,好吧……我分心了。”

薰叹了口气:“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……你都长这么大了,做事能不能上点心?你这样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,不是我说……”

“好啦……妈。”铭看了眼自己的妹妹。后者正擦拭着自己的弓箭,一言不发。“我下次不会这样了,我保证。”他说。

“这话都说了多少次了,你自己想想。”薰无可奈何地摇头,“你啊,就跟你那爹一样,一天天的让人担心。”

“害,我爸在的时候你不也这么说。”铭略微整理了下衣服,自顾自地说,“不论如何我带回去钱叔那边拿肉去,晚上——外面怎么了?”

屋内的三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。屋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响。外面的人喊叫着,里面有兴奋的喊叫,有惊恐的低语,还有一位苍老有力的女性声音——属于三大族长之一的怜。

“都让开!把那东西抬到逸清那里!剩下的人都别碰它!”

铭拉开门走了出去,只见用粗大木桩围起来的聚落中站满了人。整个河姆渡村的人,不论男女老幼,此刻都放下了手中的事,望着村口的方向。在那被打开的、由厚重原木纵向排列建造而成的对开大门处,在留着长长白发,身上挂着无数由粗麻绳串起的怜的带领下,一群部落中的精壮男性正如抬着猎物一般,驾着一个铭从未见过的东西。那是一件黑色的人型物件,目之所及之处布满了可怖的伤痕和鲜血。铭往前走去,挤过围观的人群,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。就在这时,负责抬竿的人一个踉跄,那黑色的东西抖动了一下,破损的头部再也支撑不住。但铭想象中的断头场景并没有出现。伴随着人群的惊呼,在那全封闭式头盔掉落的一刹那,铭看见了一个男人伤痕累累的脸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